日本专家:特朗普经济政策类似“罗斯福新政”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7-04-01 14:43:46
分享

 参考消息网4月1日报道 日本《经济学人》周刊3月7日刊登经济评论家加谷皀一的题为《特朗普政府的本质是罗斯福而非里根》的文章称,虽然有人认为特朗普政府与里根时代类似,但实际上其政策与罗斯福的“新政政策”更为相似。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就公开承诺进行总额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从重视需求侧、有意向劳动者分配工作的角度看,其政策可以说恰恰是新政。

  文章称,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经济政策,诸如大规模减税、基础设施投资、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不仅关系到今后的美国经济,还会极大影响世界。在预测其成败时,可以参考美国经济政策的历史。经常有人说,特朗普政府与同为共和党的里根总统(1981年至1989年)时代类似,但实际上,特朗普的政策与民主党的罗斯福总统(1933年至1945年)的“新政政策”更为相似。

  里根在选战中,与特朗普一样提出“恢复强大的美国”口号,最终实现了压倒性的胜利。另外,里根也提出减税和放松管制。从爱国性的口号和部分经济政策上来看,特朗普政府与里根政府有一定的相似性。然而,如果只关注这种局部,可能会认不清事物的本质。可以说,在根本性的部分上,两个政府恰恰是相反的。

  重视对劳动者的分配

  文章称,里根政府实施的经济政策除了减税和放松管制外,还包括上调利率、美元升值和紧缩财政。在里根政府以前,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经济陷入增长停滞,但物价却持续上涨,出现了“滞胀”。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70年代至80 年代约上涨了一倍,但股市持续不温不火,实质上是在大幅下跌。

  越南战争的后遗症导致美国经济陷入疲敝,石油危机导致美国进口物价上涨,美国企业竞争力下降。这些利空因素集中在一起,使得70年代的美国成为历史上最差的时代之一。里根经济学成为彻底改变这种状况的一剂猛药。货币政策上,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当时)实施剧烈的紧缩性政策,大幅上调政策利率至接近20%。市场上立时出现美元升值,通货膨胀终于得以平抑。

  文章称,里根政府的经济政策重视的不是需求,而是供给侧。通过彻底地放松管制,让企业彻底参与市场竞争。里根经济学初期的美国经济一度陷入巨大混乱,但不久后企业竞争力得到强化,美国经济强力复苏。现在的美国经济虽然企业利润在扩大,但中等收入阶层却在没落,奠定这种经济结构基础的可以说是里根经济学。

  另一方面,特朗普批评里根经济学创造的全球化,主张复活已经没落的中等收入阶层,从而当选总统。特朗普政策的宗旨是,即使牺牲企业的竞争力,也要向美国劳动者分配工作,与重视供给侧的里根经济学正好相反。另外,美国通货膨胀率并不高,特朗普政府无需为物价的上涨而苦恼。

  “大政府”志向?

  文章称,或许有些人会感到意外,如果与过去比较,特朗普的政策反而酷似1929年世界大恐慌后就任的民主党总统罗斯福的“新政政策”。新政政策目的是消除大恐慌后需求极度不足和工人失业问题,所实施的以巨额公共事业支出为中心的经济政策,正是立足于凯恩斯型需求侧的想法。那之后,出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种特需,美国经济完全恢复生机。

  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就公开承诺进行总额1万亿美元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试图强烈刺激需求侧。现在,美国虽然已经从雷曼危机中复苏,接近完全就业水平,但雇佣上仍然存在错配问题,从重视需求侧、有意向劳动者分配工作的角度看,特朗普的政策可以说恰恰是新政。

  实际上,特朗普与大政府特别不协调。特朗普在就任后。立即签署总统令,修改奥巴马总统推进的医疗保险制度改革。但在竞选初期,特朗普并未对此持否定态度。特朗普重视提高中等收入阶层生活水平,倡导大规模公共投资,对堪称大政府象征的全民保险制度反倒持积极态度。

  文章称,关于左右今后美国经济的利率动向,很可能会出现与罗斯福时代相似的走势。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经济政策招致利率上升和美元升值,说不好,还会令美国景气的经济腰斩。因此,特朗普试着对汇率进行口头介入,通过纠正美元过度升值和利率过高情况,最大限度地发挥政策的效果。也就是说,利率虽然继续呈上升趋势,但却会有意地控制涨幅和速度。

  长期利率在底部区

  文章称,从美国利率的长期走势看,高峰和谷底各有两次。第一次高峰是世界大恐慌前的1920年左右,当时,美国长期国债的利率突破了5%。此后,进入世界大恐慌后,利率开始回落。伴随新政政策的实施,经济虽然有所复苏,但利率一直未能上升。原因是,美国在1951年之前一直实行了不让利率上升至一定水平以上的“固定利率政策”。

  当时,美国政府为了筹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费而增发国债,但利率的上升影响了国债的发行。尽管经济处于复苏期,但美国政府有意地抑制利率的上升。从长期趋势看,当前的利率水平很可能迎来了第二次谷底,这接近于新政政策后的美国。由于美国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即使无法回到过去那样超过5%的高利率,通过实施基础设施投资和减税,利率很可能转而上升,目前已经开始显现这种征兆。

  文章称,通过诱导正在上升的利率降低,来最小限度抑制高利率和美元升值所产生弊端的做法,在经济过热时,也有引发通货膨胀的风险。但如果处理得当,就可以让美国实现可持续的增长。另外,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的出发点是,美国是超级大国,即使世界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只要本国相对地获益就行。

  尽管前提条件是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得到切实执行,但至少在数年内,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很可能能够奏效。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