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党魁”并非人人看得惯

来源:文汇报
2017-03-28 13:01:29
分享

德国议会选举总理候选人、社民党新任党魁舒尔茨的强劲势头似乎呈不可阻挡之势。Infratest-Dimap最新民调显示,舒尔茨领导的社民党支持率已领先以默克尔为首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的联盟)。不过,德国媒体评论对舒尔茨的质疑声不断,评论界明显偏向默克尔。默克尔本人依然保持冷静与镇定,但联盟党党内同僚显然已经坐不住了,开始声讨舒尔茨,两大传统主流党派之间的口水战已经悄然打响。

对舒尔茨的舆论攻击起因是其因社民党一党团庆典活动而决定不参加3月29日举行的联邦政府大联盟委员会会议。按计划,会议将就包括德国基本法修正工作在内的重大议题进行磋商,舒尔茨领导的社民党同属执政党,缺席如此重大会议遭到联盟党强烈不满。基社盟议会党团主席哈瑟尔费尔特指出,作为社民党现任党魁,舒尔茨不应逃避职责,眼中只有六个月之后的议会选举。

就笔者观察,对于民调支持率一路走高的“百分百党魁”舒尔茨,一向秉持批判精神的德国主流媒体显然很不适应,评论界并不认同舒尔茨的风格和做法,甚至表示反感,如今开始悉数他的种种问题,质疑其执政能力,渐成集体声讨之势。

早在2月5日,《世界报》就发表评论,称他为“纯粹的民粹主义者”;《南德意志报》在3月5日的一篇评论中将舒尔茨比喻为格林童话里那个能把稻草变金条的“侏儒妖”,影射他天花乱坠的吹嘘能力,称其为“政治正确的民粹主义分子”;德国文化广播电台3月16日援引哲学家许勒的观点,认为舒尔茨是“聪明的机会主义者”;3月19日德国电视一台则用“百分百黑匣子”这样的标题报道舒尔茨全票当选党魁一事,暗指他执政方案犹如“黑匣子”般神秘,目前还没有实质性内容,有待进一步解开谜团;《德国明星周刊》则批评他“吹牛皮”,“讲空话”;而3月11日《法兰克福汇报》发表题目为“鼓掌!”的讽刺性评论,感叹“社民党全员兴奋,似要上天的节奏,但不一定非得入总理府啊”。

最为犀利的莫过于德国N-TV电视台3月21日发表的一篇人物专栏评论,题目为 《舒尔茨被高估的五大原因》,狠狠地揭了舒尔茨的短。文章指出,首先,舒尔茨有历史陈账问题。他在欧盟工作期间存在违规领取会议津贴、违规提拔等问题。欧洲议会财政预算监督委员会着手对他进行指控,欧洲反欺诈办公室也介入调查,在野党派更是对这种“无耻的裙带关系”表示愤怒。据德国电视一台爆料,舒尔茨担任欧洲议会主席时,通过打擦边球使自己的税前年薪高达50万欧元(税后28万欧元),远超德国政府官员最高薪资级别;其次,舒尔茨有能力问题。人们质疑他担任七年欧盟社民党党团主席以及五年欧盟议会主席期间的执政成绩,指出欧盟正是在他主政的这几年陷入严重的生存危机。从难民危机、希腊债务危机到英国脱欧,欧盟大厦近乎岌岌可危;第三,舒尔茨有信任问题。舒尔茨曾视施罗德的“2010议程”政策为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壮举。如今,他又要修正该政策中的错误。此外,他一直赞扬法国总统奥朗德的经济政策,然而这一经济政策已经宣告失败。新一届法国大选,主张经济自由的马克龙目前在民调中排名靠前,舒尔茨又开始支持马克龙。在雇主面前,舒尔茨主张经济友好型政策,在工会面前,他又突然持经济批评态度。评论认为,舒尔茨观点前后矛盾,不可信赖;第四,舒尔茨有立场问题。作为欧洲议会主席,他在很多问题上的姿态不受德国国内欢迎,如拨款救助希腊、欧元基金和全欧范围内的存款保证金问题,后者是要把德国的存款保证金变为欧洲集体所有,将给德国经济带来巨大的无底洞风险。在安全和移民问题上,舒尔茨长期坚持边境开放政策,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那么,如今他从欧盟政坛转向德国国内政坛,如何调整立场颇成疑问;第五,舒尔茨有机会主义问题。文章指出,舒尔茨煽动了德国人内心的害怕和不安,人为夸大德国社会分裂,但拒绝在众多问题上摆明立场,而是伺机回应,然而,“皇帝的新装没有用,终有一天会被人看到他赤裸的样子。”

《斯图加特报》在3月19日的一篇评论中则表达了对默克尔的同情,“默克尔必须与埃尔多安、特朗普之流斗争,而挑战者舒尔茨却一直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原联邦财政部长、原基社盟主席、《奥格斯堡汇报》荣誉社长魏格尔在3月22日向媒体透露,他将在基社盟大本营巴伐利亚州成立“选民倡议”,呼吁党内同僚和基民盟团结一致,毫无保留地帮助默克尔连任。

笔者认为,如果舒尔茨在尚未完成这一届政府使命的情况下,提前进入大选状态,和联盟党搞竞争和对立,必将遭到多方诟病。如果他继续把个人生活方式和国家与政治搅和在一起,触政坛大忌,也将不利于他的后续大选选情,支持率很可能随之下降。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