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维和“天使妈妈”的“三八节”思念

来源:新华社
2017-03-08 16:43:01
分享

  81、80、79……

  每过一天,59岁的万立华都会在心中的日历上,悄悄画一个叉。

  “女儿平安归来,是我唯一的盼望。”

  非洲马里,赤道以北,撒哈拉沙漠南缘,一度被视为“上帝遗忘的角落”。贫瘠、疟疾、炙烤、战火、爆炸……万立华的女儿、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医疗队医生周姝,已经在那片土地战斗了286天。

  “自己的闺女啊,舍不得她受苦,可这是她的工作,”搂紧怀里刚满两岁的外孙女暖暖,万立华飞快地擦了擦眼角。

  女儿为了和平远赴万里,同为军医的女婿也被连台手术、急诊、查房“栓”在医院,顾不上家。万立华和老伴周立平向报名维和任务的女儿保证,一定照顾好外孙女。

  就在周姝出发前一个月,万立华被确诊患上直肠癌,必须马上手术。

  听到病情,周姝哭了。

  “闺女你去吧,妈没事,”万立华说。

  “当战地军医,是周姝从小的梦想。我不能让她后悔。”

  周姝到马里不久,从小疼爱她的姥爷病重过世。万立华悲伤过度,突发神经性耳聋,一直没有恢复。

  从此,对万立华,转身后的世界,是一片寂静。女儿周姝发来的视频只能“看个热闹”,听不见声音。

  只是,这种“热闹”也不能经常看到。

  马里互联网覆盖差,维和营地信号不佳,今年春节,周姝录制的10秒钟拜年视频,尝试了80多次才发出去,“过完年到现在我都没捞着视频,没看到她一眼”。

  万立华担心女儿。去年5月31日在加奥发生恐怖袭击时,周姝她们刚抵达一个星期,乘坐同一架飞机的维和部队军人申亮亮在袭击中不幸牺牲。万立华清楚,女儿和她的队友们是真的跟死亡相伴。

  乱世重演,岁月摧锋。这些肃杀的乱景,历史的伤痛,化作一条条国际新闻传回国内时,变成母亲不敢言说的深忧。

  然而,无论多少个午夜梦断惊醒、长吁垂泪,天明时万立华要换上笑脸,全力照料暖暖。她反复说:“女儿放心,有妈在,一切都好。”

  “太远了,也太想了!那是自己的闺女,在那么个地方,能不担心么?”

  在那片黄沙蔽日、硝烟弥漫的战场,维和部队头戴蓝色头盔,被视为“联合国和平蓝”,周姝这些医疗人员作为“蓝盔天使”,让自由、和平的向往驻留。

  家乡沈阳渐有春意,暖暖光着小脚丫,指着墙上妈妈的照片,咿咿呀呀。

  “想她妈妈了,”万立华看着小外孙女,眼圈红了。

  离女儿回家还有79天。

  “她回来那天,不管下雨、下冰雹,我也要去接她。”(彭卓 闫洁)(新华社专特稿)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