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日研修生境况:来之前以为是天堂,来之后发现是牢房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7-03-01 15:22:14
分享

挨骂是家常便饭

  一件衣服做不好,老板全家上来骂

  研修生们说,缝纫工厂工作节奏非常快,一刻不歇着,本来大家都很卖力了,老板还觉得慢,老吼着“快点干、快点干”。大家都在低头忙着工作期间,老板进来也要怒吼几句,让大家快点干,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有时老板看谁不顺眼,即使没错也必须向他道歉。凡女士说,中国人工作其实比日本人还认真,也没偷懒的机会,因为老板的家人也在车间里一起工作,像监工一样。

  凡女士说,缝纫服装确实容易出错,在中国最多也就返工而已,但是在她们工厂,一件衣服做不好,老板全家上来骂。工厂内有的研修生忍受不了老板的骂,一跺脚就直接回国了。凡女士说,自己脚腕曾被虫子咬得肿起来老高,像被蛇咬过似的,不过老板看了看也没搭理。

  邱先生说,其他一些建筑公司的研修生不仅挨骂还会挨打,有时老板甚至拿上东西直接敲脑袋。他听一起工作的研修生说,有一个公司的中国研修生被倒下的挖掘机砸到头部,如今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几个月了,国内也没来人处理,不知道今后怎么办。

  维护自身权益很难

  凡女士说研修生朋友圈中的“二郎”逃掉了,又一个研修生“黑”了下来(只能打黑工了)

  他们说,来自山东和中国东北地区的研修生特别多。除了要交不菲的中介费,研修生到日本之前还要学习日语,凡女士自己交了3000多人民币,学习了3个月,这3个月没赚钱,还得吃饭,所以也是个隐形的经济损失。

  研修生不准谈恋爱,发现有人谈恋爱立即遣送回国。到了日本,家里照顾不上,孩子没人管,这里的缝纫工厂也不给探亲假,有的公司还不准研修生用手机,也没探亲假,请假也不允许,缝纫工厂的老板说除非父母去世才让回家奔丧。有个研修生妹妹结婚,要求回国参加婚礼,最终老板同意了,但是还要发来视频和照片作为证据。

  邱先生说,来日本之前中介说是一年半可以回国探亲,有的公司也允许研修生一年半回国探亲。去年,邱先生回国20多天,完全自费,工资一分没有,房租等费用则照样扣除。

  是否可以通过合同维护自身权益?但是到底是否有合同,大家说都不清楚,凡女士都不知道是否签过合同,邱先生印象中也没签合同。因为大家觉得到了日本是好地方,能赚钱,所以根本没关注是否有合同,即使签了合同,也没仔细看合同写了什么。齐女士的合同在罢工的时候还被老板收走了,更没啥凭证了。

  研修生们在中国学习3个月日语,在日本第一个月还要接受“研修”培训,只给5万日元生活费。正在聊天中,凡女士说研修生朋友圈中的“二郎”逃掉了,又一个研修生“黑”了下来(只能打黑工了)。

  到日本后感觉落差巨大

  一些研修生撬牡蛎手都变形了;广岛市近在咫尺,来回交通费大约100元人民币,因为挣得不多,也舍不得去

  大家说,日元贬值也导致血汗钱缩水不少,以前100日元等于8元人民币,现在只有6元人民币了。研修生每天一班加工30至40件衣服,最忙的时候达到50至80件左右。在座的7个人最少的时候也要加工一百多件,多的时候达到400至500件左右。他们说,看到老板贴标签的时候,好一点的衣服都要1万多日元,也有1.7万和1.8万日元一件,都是纯棉或者毛料的。相对于缝纫工,熨衣工的工作更辛苦,一直站着,还有熨斗的蒸汽熏着。

  邱先生说,一些研修生在广岛撬牡蛎手都变形了,出来的研修生都觉得落差巨大。在新加坡、韩国务工的一些研修生比日本条件好。一名研修生说,听秋田县的研修生说待遇也很不好,有的一个月才赚6万日元。

  每天研修生到了车间,钥匙挂在车间墙上,老板就会拿着钥匙去逐个检查宿舍,叠好的被子也会翻起来,防止有人偷衣服。研修生们早晨8点上班,19点下班,偶尔18点下班或18点30分下班。实际应是17点下班,后面2个小时算加班。研修生不加班是每小时780至790日元工资,加班是每小时900日元。由于在荒郊野外,唯一的休闲就是顺着马路散歩或者围着住处转转,不加班更没钱赚,所以大家都乐于加班。凡女士下班后还给衣服剪了一年的线头,老板一年一共才给了她3万日元。休息日也累得懒得动,加之语言不通,也没钱,虽然近在咫尺,但是去广岛市来回交通费1500日元,相当于100元人民币,所以也舍不得去。

  缝纫工厂的研修生每月要交2万多厚生年金。有的地方的研修生没有交厚生年金,凡女士说这些钱中介说可以要回,不过一般要回国后才能办完手续,能退1万元人民币左右。而委托行政书士办理,要交20%至50%的手续费。

  希望同胞别再受骗

  “来日本之前也觉得日本是天堂,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是进了牢房”

  不知不觉聊到晚饭时间,记者和研修生们继续吃烤肉,大家非常高兴。

  大家抱怨国内中介太狠。凡女士说她交了3.1万元中介费,其他人的中介费一般4万至5万元。她们说有的地区的中介费达到8万元,中介费好多都是研修生借钱交的。

  邱先生交了5000元押金,其他人的押金一般在3万至5万元,听说山东烟台有的人交了10万元押金。鲁蓬人指出,国内的中介机构用每年收的巨额押金,光利息就不少赚。

  就餐途中,来自广西的黄女士也来找记者。她说她交了4万元中介费,一分不退,有的还要有担保人,押上房产证、身份证。黄女士押了身份证。她说:“来日本之前也觉得日本是天堂,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是进了牢房。”

  研修生们说,中国人手巧,脑子好使,日本老板还是爱用中国研修生。早些年中国研修生中年轻人多,现在年轻人少一些了,因为中国国内也开始缺乏劳动力了。相对来说,柬埔寨、缅甸的研修生由于本国经济与日本差距巨大,所以他们相对满足一些,中国则因为国内物价高,这点钱拿回去算不上什么大钱了。

  不知不觉间,聊到了晚上6点多钟。记者要赶新干线回东京,吃完晚饭,开车送他们回到宿舍,正要告别,一名18岁的山东女孩提了两个一升大的矿泉水瓶子进了房间,由于没有空调和取暖设备,所以要用矿泉水瓶子装上热水来暖被子。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这么恶劣的居住条件,令人唏嘘。

  大家纷纷说,迄今为止没有听说过一个来日本做研修生获得成功的例子,虽然自己受骗来到了日本已经没有办法了,但是希望记者多向国内介绍他们的经历,提醒国内同胞千万不要再上当。   (注:文内人物为化名)

  (记者蓝建中)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