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言秽语:“永不止步”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3-05-30 13:34:49
分享

污言秽语:“永不止步”

1993年,英国前首相约翰·梅杰(John Major)曾公开称他的三名内阁成员为“杂种(bastards)”。天塌下来了吗?没有。

似乎我们说的骂人话太多了,以至于95%的英国人每天都会听到骂人话。这一数据来自一项民调,考虑到此民调还发现90%的男性和83%的女性常常听到别人冲自己骂脏话,这并不令人惊讶,真的。

如今的人们正在大量使用污言秽语,这是不需要我们进一步确证的。城市词典(urbandictionary)网站是一个可供用户造词和定义词意的热门网站,其中f**k一词就有超过200条定义,并由其衍生出了约6000个词汇或短语,从“fucabomb”(指男性展示出其最佳性能力)到“fucxting”(指一边进行性事一边发短信)。相比之下,“母亲(mother)”一词只有34条定义和600个新造词汇,你可以猜到,其中大多数都和“他娘的(motherf**ker)”一词有关。

一些人担心,现在所说的骂人话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诅咒文化是一种劣迹、一种根源或道德沦丧。也有人担心这些广为流传的脏话失去它们的锋芒。

事实上,我们并不比过去使用了更多的咒骂话语,且在历史上,也不是只有我们才担心语言会带来社会腐坏。强有力的咒骂词语也不会有失去其骂人地位的危险。几世纪来,我们对咒骂词语的选择一直在改变——一些禁忌词语失去了力量,但总有新的词语来顶替它们的位置。

在古罗马,咒骂是基于性禁忌之上的,但是这些性禁忌对我们来说是十分奇怪的。几百年来,中世纪时,最恶劣的词语是宗教誓词,例如“对天起誓”(by God;by God's bones)。这些短语是当时真正的淫秽言语,会惹恼并冒犯到他人。牧师常抱怨听到太多以上帝名义的起誓。就像15世纪的布道所说:“鸿儒文盲、富贵贫贱、男女老少之中,从刚会说话的小孩,到老得已无法得体说话的蓄须老人,都喜欢以上帝之名起誓。”

当时有许多人目睹了“发空誓”的盛行、道德的沦丧、以及文明的初步瓦解。

到维多利亚时期,宗教誓词已经失去了力量,咒骂几乎都从我们自身躯体而来。但这时的人们也更为恐惧和焦虑。与性及排泄有关的秽语是如此受人忌讳,任何涉及人体的词语在当时都是出格的。甚至无伤大雅的词语,例如“裤子”,“腿”和“汗”,都禁止出现在文雅的谈话中。

当今社会对性及排泄的有关秽语持相同态度。它们在慢慢地失去地位,如同宗教誓词一样,变得越来越为人所接受,不仅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如此,在大学课堂、新闻和文学作品中也是如此。但是,我们从不会缺少能真正惹恼、冒犯他人的有力词语。侮辱性的词语正在超越f**k,变得越来越令人忌讳。

这些词语包括种族歧视用语,也包括用来概述某人的任何措辞,例如“胖”。举个例子,最近,一名美国运动明星和一位电影制作人都因为在言论中使用了“迟钝(retarded)”一词受到苛评。在英国,可在法律上起诉某人犯有“严重的种族骚扰罪”,此罪行归结为使用种族歧视用语。你甚至可以将咒骂习惯的改变视为有希望的发展——也许它说明了这个社会的优点,这个社会中最恶劣的词语是那些侮辱贬低他人的词语。

咒骂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虽然具体的骂人词语都已变更,却一直能够让人焦虑。如今的咒骂词语不会比中世纪时更腐化道德——虽然,当f**k不再比“上帝啊(Christ!)”还要让人害怕的时候我们都会找到其他的方式来表达愤怒。所以,咒骂吧,就像我们的祖先一样。

(来源:中国日报网 袁凌子 编辑:王旭泉)

分享
标签:

推荐